曝光:“煤改电”后北京试点村竟又燃起煤炉子

http://www.hp.hc360.com2017年03月28日08:35 来源:央视网T|T

    【慧聪热泵网讯】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坚决打好蓝天保卫战:今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要分别下降3%,重点地区细颗粒物(PM2.5)浓度明显下降。一要加快解决燃煤污染问题。全面实施散煤综合治理,推进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完成以电代煤、以气代煤300万户以上,全部淘汰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燃煤小锅炉。

    其实,早在2003年,北京地区便开始实施煤改电改造工程,到2015年已经完成了38.45万户的改造,2016年一年“煤改电”工作量相当于过去13年“煤改电”完成总量的2/3。

    但是就在煤改电工程如火如荼开展的同时,却也有一些观众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反映,村子里煤改电之后,采暖设备“不给力”的问题,现在的村子里,依旧烧起了煤球。电改了,为何还要烧煤呢?

    北京首批煤改电试点村村民搭吊炕烧煤球冬天叫苦不迭

    2016年底,北京市房山区霞云岭乡四马台村村民通过房山政风行风热线网络平台,向减煤换煤办公室反映:“煤改电”后,取暖设备存在耗电量高,取暖效果差的问题。

    文中写到,当地村民很难承受高额的电费,导致家里老人舍不得用电暖气,一到冬天就得忍受寒冷天气。

    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2017年2月15日,记者驱车从市区出发,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行驶了100多公里,终于抵达了位于霞云岭国家森林公园内的四马台村。

    一进村,公路两侧一排排别墅显得格外气派,据了解,地处山区的四马台村有着丰富的煤炭资源,前些年村里开办煤矿,集体收入颇丰是个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2006年村里投资8000多万元,对旧村进行改造,建起了286栋别墅,让村里1000多口人全部住进了新楼。

    可当记者赶到这里时,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村里人放着宽敞别墅不住,却搬回了山坡上的旧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了弄清原因,记者入户进行了走访。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大哥您好,您是干吗呢,烧水呢。

    村民:我们烧点水洗衣服

    记者向村民说明了来意,村民热情地把记者招呼进了屋。

    北京市房山区霞云岭乡四马台村村民周振玲:楼房根本就不取暖,根本热不了,你摸摸这暖气都不怎么热,这是大队发的那种改电的。

    村民李增杰告诉记者,2006年村民搬入楼房后,村里建起了锅炉房,给每户铺设了暖气管道,采取集中供暖。2013年为了响应政府号召,减少冬季燃煤污染、改善空气质量,村里拆除了原有锅炉,对全村进行了“煤改电”,成为了北京市首批煤改电试点村。

    按照一个房间配发一个电取暖器的标准,李增杰新家175平米的房子,5个房间,他免费领到了5个电暖气。可拿回来使用不久,夫妇俩就发现电暖器根本不怎么热。

    李增杰告诉记者,四马台村位于山区,海拔高,冬季最低气温接近零下17-8度,但是电暖气的取暖效果差,5个电暖气根本满足不了这个170多平米房子的取暖问题,到了三九天屋里冷的根本无法住人,无奈之下他们才搬回了老院。

    慢慢的,在当地村民中流传出了这样一句顺口溜:“四马台真叫棒,住着洋楼搭吊炕”,在一户村民家门口,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只见砍好的柴火整齐地码放在一起,用油毡盖着,在墙角处堆了半人多高。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走进了这户人家,一进门发现家里坐着几位来串门的村民,提起村里”煤改电”的事儿,大家就像打开了话匣子,抢着跟记者介绍情况。

    北京市房山区霞云岭乡四马台村村民:政府给咱们的政策是挺好,但是他给的暖气片根本管不了事,手搁在上面都不热乎,管什么事。

    北京市房山区霞云岭乡四马台村村民赵国云:610瓦的,带动20平米,根本达不到咱们取暖的标准,不管事。

    赵国云家的面积175平米,按照规定,他免费领了9个这样直热式的电暖气,数量是不少,可取暖效果却不理想。

    赵国云:现在是8度室内,我没开这个暖气片,如果开了,也就11度、12度,再也起不来了。黑天就6、7度室内。我放一组暖气片,还搭了这个炕。我还点一组暖气片,不行,还是冷,我又买了个小太阳,我这五个房间都点的话,电费也拿不起。

    赵国云告诉记者,他们使用的电暖器属于直热型,通电加热,断电就凉,因此24小时都需要通电加热,一台使用功率是610瓦,一天用电15度。按照煤改电供暖项目到户电价执行峰谷分时电价政策,白天早6点至晚9点,使用15小时,每度以0.483元计算,电费共计7.24元。晚上9小时,按照波谷电价每度0.3元,国家补贴0.2元,实际支付0.1元计算,电费为0.9元,全天共计8.14元,如果9台电暖气全天都开着,一天需支付电费73.26元。而北京的供暖季是每年11月15日至次年3月15日,4个月120天,也就是说,赵国云冬季取暖需支付电费8791元。

    事实上,由于是山区,实际取暖日期前后加在一起还要延长1个月时间,那么五个月下来,电费将达到1万多元。

    由于国家对于“煤改电”补贴,采取先用后补的政策,这样就意味着,一个采暖季赵国云需要先支付1万多元的电费,这对于每月仅靠400多元护林费和700多元低保费维持一家人生计的赵国云来说,很难承担。

    通过走访记者发现,村里像赵国云家这样在楼房里烧吊炕的情况并不在少数,很多户人家楼前院后都堆满了柴火。

    村民坦言其实大家也不愿意烧炕,因为烧炕不仅砍柴费事儿,而且安全隐患还大,村民李增锁家,今年大年初一就因为烧火炕引发了火灾,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近1个月了,可是一进他家,还能闻到一股浓烈的烟熏味儿。

    记者在现场看到,卧室的墙壁,屋顶都已经被熏黑,屋内一片凌乱,现在提起这件事儿,李增锁的后背都直冒冷汗。

    李增锁:烧炕的时候炸了烟从这儿裂缝里出来了,没有从烟囱里面走。你看这窗帘也着了,玻璃也烧炸了,这两张柜如果着火了烧出去,外面有液化气罐,气罐炸了,别的楼也要炸了。

    躲过一劫的李增锁告诉记者,他烧火炕实属无奈,因为80多岁老母亲瘫痪在床,上了岁数怕冷,用电取暖,电费贵负担不起,而且又不暖和,他才想到这个办法。

    尽管烧火炕存在着极大风险,李增锁家还出了事故,但村民告诉记者,目前全村230户里,有80多户还在烧火炕。

    随着烧火炕的人数增多,拾柴也越来越难,越走越远,村民也越发担心,以后山上无柴可烧。

    村民:一冬都使三吨柴火,一家六千斤,十户就六万斤。

    村民王久秀估算,一冬天下来,四马台村烧火炕就需要柴火十多万斤。

    而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更吃惊地发现,建在地势较高的山坡上的楼群里,有人竟烧起了煤炉,直耸的烟囱,正在冒出一股股的白烟,而这一排楼房每户门前都堆满了煤。作为北京市首批“煤改电”试点村,眼前却是“电改煤”的景象。村民告诉记者,这一冬天下来要烧2吨多煤。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煤是那儿来的?

    村民:这都是我们开煤窑剩下来煤的。

    通过采访记者发现,村民心里其实也清楚,烧煤污染环境,是政府明令禁止的。但由于地处大山深处,地少粮食产量低,经济比较落后。以前赖以生存的煤矿也关了,缺少了重要经济来源,外加电取暖电费高,效果差,一时也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无奈之下只好偷偷烧起了煤。

    记者在四马台村采访,发现除了架火炕、生煤炉,“煤改电”变成“电改煤”以外,这里还有一个新的怪现象。一到冬天村民就变成了“候鸟”,纷纷搬离了村子,到外面租房住。全村1000多人,只剩下100多人在家,这里面大部分是无处可去的老人。

    陈奶奶今年85岁,在四马台村生活了一辈子。如今住在村里的老年公寓,“煤改电”后这几年,每年冬天是她最难过的,晚上睡觉一个电暖器根本不行,她又托人从市场买了一台电油酊炉,晚上开着两台取暖器,盖着厚被子,穿着棉衣才能睡踏实。

    电暖器取暖效果各异补贴政策引担忧

    一直以来,在整个京津冀地区,燃煤是采暖季的主要污染源之一。

    而“煤改电”采暖改造工程,这项工程的本质意义,就是利用依靠电能驱动的清洁能源采暖设备来取代高能耗、高污染的燃煤锅炉。但是在北京市房山区霞云岭乡四马台村,直热式电取暖设备安装之后,取得的效果并不如人意。而记者在调查中也了解到,同样在房山区,还有储能式电暖器、空气源热泵等其它的取暖设备,那这些取暖设备的效果又如何呢?

    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周庄村,地处平原地区紧邻河北涿州,属于北京的郊区。2013年周庄村作为房山区“煤改电”试点村,对全村350户村民实施了“煤改电”工程。3年时间过去了,这里村民同样抛弃了电暖器。

    刘桂枝家里使用的电暖器是蓄热式电暖器,按照北京市政府的相关规定,采用蓄热式电暖器取暖的住户,由市财政按照每户设备购置费用的1/3进行补贴,补贴金额最高2200元,享受国家补贴后,刘桂枝以每台900元的价格购买了3台蓄热式电暖器,总共花了2700元。

    刘桂枝购买的蓄热型电暖气比四马台村直热式电暖器体积大了许多,内置了许多保温材料,它充分利用峰谷电价差异,在晚间低谷时段加热并将热能储存起来,在白天峰电时段释放热能取暖,降低电费支出。可是真正用起来,加热慢,天冷时,进屋开半天都暖和不过来。

    为了取暖效果好,刘桂枝只好又花钱买了台空调,两个配合着用。而村里像刘桂枝家这样“煤改电”后,需要空调取暖的并不在少数。村里个别有老人的家庭,晚上还要烧火炕,来抵御寒冬。村民们反映比较集中的问题主要是取暖设备效果差、电费高的问题。

    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周庄村村民张旺:刨除国家补贴,我们家省着烧,到四千八左右。

    最近张旺听说邻村“煤改电”更换了一种叫空气源热泵的设备,他一直很关注。

    张旺:空气源的要比这个好多,我看了好几家,我看了好几家这个空气源的,别的村的,不是这个村的。

    那么到底什么是空气源热泵,效果到底如何呢?记者来到了离周庄村只有7公里距离的西南吕村,这里2016年刚完成“煤改电”,所使用的取暖设备便是空气源热泵。

    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西南吕村村民贾远增:全部都是空气能的。

    记者:花了多少钱您这个?

    贾远增:一个花3600的,一个花800的。

    这个看上去像空调室外机一样的就是空气源热泵,空气源热泵是由电动机驱动,利用蒸汽压缩制冷循环工作原理,以环境空气为热源制取热风供暖,一台售价在2万多元。贾远增家去年将老房子进行了翻盖,上下3层。因为房子面积大,他选购了2台,根据北京市鼓励“煤改电”相关政策,每台空气源热泵市区两级各补助1.2万元,一台最高补助2.4万元,他们家2台总共花了4400元。

    “煤改电”后,贾远增家里最大的变化是家里干净了、暖和了,没有了烟熏火燎的味道,空气好了,摆脱买煤、运煤、储煤、烧炉子、笼火等一系列繁杂的劳动。但是由于机器要24小时运转,村民们最为担心的还是电费的问题。

    记者:算下来一个采暖期得多少钱?

    贾远增:大概算下来就得6000左右。

    记者:这6000是有补贴还是没补贴?

    贾远增:闹不清,我不知道这个补贴是怎么补贴还不知道呢,总而言之我们花钱是花这么些钱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走访时,在村民提供的设备说明书上看到,他们家安装的一台6匹空气源热泵,使用功率为5.8KW,如果按照变频节能40%电量计算,平均一天耗电量约为84度,除去补贴一天电费约为40元左右,一个采暖季电费约4800多元,除去将近1500元补贴,他家130平米的房子,冬天取暖费应该不到3500元。如果按照这个价格,虽说比原先烧煤贵了一些,但大部分村民表示还能够接受。现在村民最为关心的是电费补贴政策的持续性。

    贾远增:要是补贴点还可以,还能接受,万一政府要是不补贴了,恐怕就是费劲了,有点担心了。

    半小时观察:“煤改电”考验惠民工程的“精度”

    煤炉、煤球、很长时间以来被称为“取暖生产线”的两兄弟,也是千百年来北方地区冬季居民供暖的必需品。如今,通过“煤改电”工程,就是要替代燃煤,减少煤烟排放造成的环境污染。节目中我们看到,北京市这几年花了大力气,推进了这项利国利民的好工程,也由此彻底改变了北京城千百年来居民冬季供暖的能源供应格局,这项工程可以说是划时代的好工程。

    但越是好政策,越要有细致的落实方案,“煤改电”不是简单的消灭煤炉子,不是简单的设备更换,它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这其中不仅有电网企业的线路改造、供热企业的用电价格,还应该有供暖设备的应用、维护、保养等等问题,环节多是这项工程最突出的特点。政府的好政策,百姓欢心鼓舞,但部分百姓的冬季供暖之苦,还是暴露出了煤改电工程中存在的一些瑕疵,部分地区是电改了,煤还在,这似乎和政策设计初衷,还有所差距。我们希望这项工程涉及的每一个环节,都能交出满意的答卷,真正实现“煤改电”工程的皆大欢喜。

QR Code

    暖通巡展是由慧聪空调制冷网、慧聪热泵网、慧聪供热采暖网、慧聪新风网、51厂批网共同主办的大型招商与技术培训活动,旨在帮助企业开拓市场、发展渠道商,寻求潜在商机,同时,为工程商、经销商组织最前沿的技术培训,搭建行业、企业及商家之间的沟通桥梁。填写下表,参与报名↓↓↓

责任编辑:何兴盛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搜:空气能热水器 热泵 热泵热水器 电热水器

慧聪市场

一周话题人物 [人物关注排行榜]

[张亚东] 加速线上线下融合发展
2016年,对安易买来说是快速发展的一年。安易买2016年的销售额在5000万左右……[详细]
[童风喜] 16年第一次超过出口额
16年是热立方历史上第一次国内销售额超过出口额。2015年,热立方的出口扔是占大部分……[详细]
[赵密升] 热泵行业将迈到千亿
纽恩泰是空气能行业最早的专业热泵企业之一,经销网点涵盖全国所有省市……[详细]
-->